【叶乐】凤眼莲(上)

《凤眼莲》

CP:叶修×张佳乐

BY.花城

Notice.
*花吐症paro
*大概是一个系列
*医生叶修×患者张佳乐
*私设有,架空向
*喔,越走越偏的剧情,我拿什么来拯救你
*更新看心情[buni
*总而言之是个坑
*噫嘻反正就是妄想咯☆


“真有你的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吐这种花的病人。”年轻的医生拿着病历笑出了声,手指轻轻抚过纸面,绕了几个圈后停在了病人的姓名栏。“张佳乐”三个字的字体细细长长,感觉是带点风骚的花体,细看却有着异常凌厉的风骨,和眼前这个苍白隽秀的青年意外的契合。

“我谢谢你啊。”张佳乐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的回了一句,又有几片花瓣徐徐落下。天知道他自得了这病后已经整整一个星期没好好吃过饭了,被馋虫折磨得死去活来可就是不敢放开吃,生怕一个不小心吐得一桌子都是花,糟蹋一顿好饭。吃不好,情绪自然也好不到哪儿去,现在被这个吊儿郎当的医生一句话弄得窝火,他瞅了一眼对方的名牌,恶狠狠的记住了“叶修”这个名字。

“哟呵,小同志脾气挺大啊。”叶修挑了挑眉,顺手摸出一支烟叼在嘴里,半眯着眼睛打量他。

张佳乐生得好看,五官俊朗,在男生中算是相当漂亮的长相了,只是因为病症的折磨身形看上去瘦弱得很,眼底的黛色衬着苍白的肌肤,像朵即将凋零的花。被叶修这么一逗,一双乌溜溜的眸子里满是灵动,什么情绪都写在里面,又透出几分生气来。

叶修觉得好玩儿,便用镊子夹起一片张佳乐吐出的花瓣,装出一副很有研究的样子:“这是凤眼莲啊。”说着,他煞有其事的点点头,问张佳乐:“说得文艺,其实也就是水葫芦嘛,不就是害得滇池大污染的那玩意儿么?中学的生物课本上都写着呢我跟你说。快说,是不是你干的,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啊。”

张佳乐咬咬牙,一边是他前面说的确实没错,一边又认为后半简直就是挑衅,一开口不知怎的就冒出一句“滇池污染真的和我没关系”。喉头处自上而下有花瓣涌出来,这让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模糊,隔着花瓣竟也有了柔软的味道。

叶修快要绷不住直接笑出来了。他没想过张佳乐居然真的那么认真的回答了,看着还是有点委屈的模样。

“知道不是你干的。”欲盖弥彰的清了清嗓子,叶修唇角上翘露出一个微笑,“刚刚逗你呢,现在说正事儿吧。”

张佳乐点点头,却在暗地里思量着结束后把叶修打一顿的可能性有多大。太欠揍了。

“说句老实话,花吐症这种病,能不能痊愈不是我们医生说了算的——这毕竟是心病。”叶修用指节敲了敲桌子,换下吊儿郎当的笑容后是很严肃的表情,“我们能做的,不过是和病人聊聊病因并且开点药尽量帮他们多争取些时间,最后究竟能不能痊愈就只能靠病人自己了。”

张佳乐似懂非懂的“哦”了一声,而后不解的问道:“这病是因为暗恋某人才会得的是吗?”

“是啊。”叶修奇怪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可是我没有暗恋的人啊,”张佳乐也是一脸的复杂表情,“也没有喜欢的人。我为什么会得这种病?”

“……那你是被传染了吧。”叶修有点头疼的揉了揉太阳穴,“你是不是触碰过身边花吐症患者的呕出物?”

“呕出物……”张佳乐心说你不要说得那么恶心好不好,不就是花么?不过叶修刚刚那个问题他还真没准儿。“好像……有吧?”他犹犹豫豫说出口。他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在店里看到过一篮先前没见过的仙客来,不知道是谁摆的,出于好奇就拿出几朵把玩了一下……想到这里,他一下子黑了脸。

“看来是有了。”叶修托着腮帮看张佳乐黑了一张脸,有点同情。自发性的得病还好说,毕竟心里有个人选,也好治愈;最惨的就是被传染的患者,因为从哪里开始努力都不清楚。

张佳乐有点迷茫。他知道自己的情况越来越糟了。一开始的时候只是吐一两片,现在一吐就是一大堆,咳起来的时候更是没完没了,有时甚至会吐出一朵完好的花。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一个人躺在床上会觉得自己好像被寄生了,体内的种子汲取着养分,从喉咙钻出开出迤逦的妖花,他在迷迷蒙蒙间甚至可以闻到内脏一点点腐烂的味道。

他怕,可他无可奈何。


-TBC-

评论(6)
热度(20)

© 花中城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