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XS】意识流

  • 50fo点文,拖了那么久不好意思。@Rita

  • 文笔渣,OOC。

  • 题目揭示一切……

  • S外出任务久久不归,X心急如焚的梗。

  • 又名《是谁,在夜里敲打我窗》



他们的故事没有尽头。

 

 

 

 

已经下了一天的暴雨。

 

豆大的雨滴敲打着玻璃窗,化作飞溅的水沫,氤氲水汽散开,窗外朦朦胧胧模模糊糊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巴利安总部高层的灯光孤独地在夜幕中点亮,像是海上引导迷路船只的灯塔。

 

 

咔嗒。

 

墙上的挂钟走过一格,时针分针重叠在一起,昭示着新的一天已在雨声中拉开帷幕。

 

 

坐在单人椅中的黑发男人眼睫微微一颤。随即,他睁开了眼,猩红色的眸如同上等的红酒佳酿,经过时间的沉淀后闪着更加诱人的光泽。时间不早,但他没有丝毫睡意,只要一阖上眼,雨水滑落的声音就显得尤为刺耳。

 

 

滴答。

 

他还是第一次发现这声音像极了谁在敲打窗户。

 

 

——哦,不对。他们可没有那么文雅。巴利安的人,从来不会轻轻柔柔地敲打谁的窗户或是门,不是简单粗暴地直接拿手推开拿脚踹开,就是悄无声息地潜入。前者看似粗鲁但实际上没什么危险性,至于后者,有幸被巴利安这样对待的人,都已长眠地下。

 

 

思绪乱飘之际,Xanxus突然想起Squalo已经离开总部18个小时了。这很反常,巴利安一直以高效的行事效率闻名,他们也以此为傲。可是这次的暗杀任务居然花了那么长的时间……很棘手?不,虽然对手挺强,但还不足以构成威胁。以Squalo的能力,再怎么说12小时内肯定可以解决……还是失策了?说起来一开始的时候Belphegor因为对任务很感兴趣还主动请缨和Squalo一起去,只是后来被拒绝了。也许那时候应该同意?——不、不,若是连这种任务都不能完成,那他根本不配做自己的剑。

 

 

——垃圾。

 

他闭上眼睛,狠狠地靠在椅背上,眉头紧蹙。

 

 

 

 

无论如何他还是没能睡着,最后干脆下了楼,走廊处幽幽闪烁的灯光把他的影子无限拉长延长,扭曲得不成人形。

 

 

嗒。

 

 

踏下最后一级阶梯,他见大厅黑漆漆的一片,金发的王子四仰八叉地躺在沙发上,面前的电视机闪着幽幽的蓝光,映得对方本就颜色偏浅的发丝金色更淡,恍惚间竟像是Squalo的银白色。察觉到有人来到,但Belphegor没有回头,毕竟这世上能威胁到他安全的人不多。他懒洋洋地拉了拉条纹衫有点下滑的领口,将小刀与钢琴线谱出优美而危险的舞曲的手骨节分明,有一下没一下地按着遥控器,没什么目的,最后停留在新闻频道。

 

 

哦,黑手党看新闻,也算得上是新闻一桩。

 

 

电视机里复播着一则新闻。

 

 

“……就在昨日晚上23:28左右,位于远郊的塔德拉城堡发生爆炸。目前现场已被控制住,伤亡者数人,警方正在全力搜救中。这是一起性质极为恶劣的人为事件,初步估计与黑手党之间的争斗有关。目前确定的死者有塔德拉家族的首领,波利·塔德拉……”

 

 

后面的Xanxus已经没什么兴趣——也没什么心情看了。

 

 

塔德拉城堡,这次任务的地点。波利·塔德拉,这次任务的对象。不管怎么说,目标人物已死,这次任务便算得上是成功。只是,执行任务的人还没有回来。

 

 

Xanxus抬眼,无意间便看见女记者身后的废墟中有一抹银色。本该耀眼的颜色,染上了点点血迹,被尘埃掩住原本的光芒。

 

 

那是他无比熟悉的银色。

 

 

心里一股无名火起。随手拿过身边的灯台,他直直地把它扔向电视机的方向,一声响,女记者那张颇为精致美丽的脸便凹了进去,电视机黑屏,直接熄火。

 

 

不知道Boss发的什么无名火,Belphegor诧异地一挑眉,回过头刚好就看见对方那张黑化严重的脸,眸中跳动着火星。

 

 

“垃圾。”不知道到底是在对谁说,Xanxus冷哼一声,随即干脆利落地转身,上了楼,关门的声音震天响,吵醒了不少人。

 

 

穿着睡袍的Lissuria打着哈欠走过来,扭了扭腰对姿势没变的Belphegor问道:“Boss怎么了?大半夜的发什么火?”

 

 

“鬼知道。”Belphegor撇撇嘴,“你要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去问他啊。”

 

 

“Mo~小Bell真是的~”Lissuria捧着脸,一副柔弱少女模样,“人家还不想死啦~”

 

 

“滚去死吧,死人妖。”Belphegor哑着嗓子笑了一声。

 

 

Lissuria深知少年恶劣的性格,耸耸肩也再没说什么。他看向窗外黑压压的天,轻声道:“天气真恶劣啊。小Squ还没回来……会不会出什么事了?”

 

 

 

 

Squalo不会出事的。

 

 

Xanxus回到房间,直接躺在King Size的大床上,用手肘蒙住了眼睛,过了好一会儿才移开。就这样死了的人不配做他的剑。他在心中又低念了一遍,拳头紧攒。

 

 

Squalo曾经说过,他就是他的王,他的命令高于一切。现在,他只想着,那个脾气暴躁的男人能和往常一样大喇喇地推门而入。

 

 

雨下得那么大,Squalo身上必定是湿哒哒的,银白色的长发温顺地贴在身上,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双银灰色的眸,狭长。身上的味道想必不会太好闻,但细闻便可闻到其中还混有淡淡的、令人兴奋的血腥味。“喂,Boss,我搞定这次任务了!!雨下得真大啊。喏,我还顺路买了点牛排回来——”细节在脑海中一点点丰满起来,Xanxus的唇角在自己都没注意的时候翘起一个微小的弧度。

 

 

然后他便可以“垃圾,太晚了”的台词把牛排给直接甩到对方脸上。反抗?嚷嚷?那就直接抓住他的头发给砸到桌上。

 

 

想着手上的触感,Xanxus的心情一瞬间变得非常愉悦。

 

 

 

急匆匆的脚步声在走廊上响起,来人大喇喇地推门而入。Squalo身上湿哒哒的,银白色的长发温顺地贴在身上,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双银灰色的眸,狭长。

 

 

Xanxus一愣。

 

 

“喂,Boss,我搞定这次任务了!!雨下得真大啊。喏,我还顺路买了点牛排回来——”和自己想的一样,Squalo大步走来,递给他一个袋子,隐约可以闻到淡淡的血腥味。

 

 

“垃圾,太晚了。”Xanxus冷哼一声,把装着牛排的袋子给直接甩到对方脸上。

 

 

Squalo气急败坏地刚准备回嘴,就被Boss给一把抓住了头发,然后脑袋狠狠地砸到了桌上。

 

 

“混蛋Boss——!!”

 

 

听着男人的怒吼,Xanxus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轻轻牵起唇角,轻飘飘的来了一句:

 

 

“垃圾。”

 

 

 

 

-FIN-

评论(10)
热度(26)

© 花中城 | Powered by LOFTER